我學到的事:白血病病患 Alex Tung 的七個問題

2015年11月26日 | by Denise Heady

五位經歷過癌症的City of Hope病患將於元月1日在City of Hope玫瑰盃遊行花車上迎接2016年。 花車的主題是「科學的奇蹟與靈魂」,替遊行的主題「尋找您的冒險」增加了更深一個層面。

Alex Tung 住在加州 Cerritos, 他熱愛衝浪。他不僅會在玫瑰遊行花車上過新年,還會慶祝他的「第一個新生日」。Alex 於2015年1月28日在City of Hope進行了救命的臍帶幹細胞移植來幫助他戰勝白血病。

在 Alex 最初六個月遍尋骨髓捐贈者不著時,他加入了City of Hope的臨床試驗,改用臍帶血幹細胞而不用骨髓細胞。 移植十分成功,Alex 現在倒數等待他可以再次回到海裡衝浪的日子。

在這裏,Alex 回答了他在City of Hope診斷和治療的問題。


你治療期間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我治療期間印象最深刻的,是我接受雙重臍帶血幹細胞移植的那一天。 我那時候很不確定要預期些什麼。 我只知道,我的血流會注入其他兩個人的幹細胞,而這些幹細胞會在下半輩子活在我體內,幫助我活下來。 這份血液會給我的生命第二次機會。 我的新血液、我的新生命。 真是奇蹟。

你有什麼想告訴那些剛被診斷出癌症的病患呢?

我希望有更好的說法,但我要說的是,準備好面對你人生的戰鬥。 這會是趟艱辛的旅程,但你一定會度過難關的。 你必須要提醒自己,每天都有人診斷出白血病,而每天都有人戰勝白血病。

對抗癌症不僅是你身體的戰鬥,也是心境上的戰鬥。 保持正向,永不放棄,堅持信念持續相信。

你會給病患什麼樣的實際建議呢?

在病房裡一次住上幾個禮拜或幾個月是非常艱難的。 當時對我很重要的,是用海報和我所愛的事物圖片來裝飾我的病房。 我醫院病房的四道牆充滿了熱帶海灘的圖片、祝我康復的卡片、和其他所有能每天讓我開心的圖片。  

我也留了一道牆掛了很多空白的版子,讓探病的人能在離開之前寫給我一些話。 在那些困在病床的日子裡,能看這些美麗的圖片和所有人美妙的話語非常鼓勵人心。

妳最依賴哪一個家人或親友呢?他/她是怎麼幫忙你的?

我的主要照護者是我親愛的母親,她是我最依賴的人。 她是世界上最堅強、最勇敢、最有愛心、最支持、最鼓勵我也最正向的母親。 我對她必須經歷的一切感到很慚愧,但我覺得一路上有她在我身邊,我真是幸福。 我可以老實說,要不是因為我母親的愛、照護、和支持,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來。 謝謝妳,媽媽。我愛妳,我虧欠妳很多。   

身為家人或親友有什麼能幫助病患的方法是你可能還沒想到的呢?

我認為家人或親友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是把所有負面的態度、情緒、和感受留在病房之外。 看見家人或親友躺在病床上、感覺無助、看著其他人(醫生和護士)插針做一堆事情,可能會讓家屬不小心失去冷靜、脾氣失控、或變得情緒化。

記住,注意你自己的感受。 你的情緒可能會影響病患。 不管你感覺有多難熬,記住,病患要保持平靜、正向、冷靜更是困難,也更情緒化。

病房應該要是平靜和諧的聖地才對。 病房是病患住院時最棒的環境。    

City of Hope那一個人對你影響最深 - 這個人是怎麼幫助你的?

如果我只能選一個人,那我會選我最棒的醫師,Elizabeth Budde。 我永遠感謝 Budde 醫師、她的團隊、和City of Hope每一個拯救我生命的人。

你在癌症緩解之後怎麼持續「尋找妳的冒險」?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愛冒險的人。 在我診斷出癌症之前,我活動量非常大,幾乎每天都會去衝浪。 我非常熱愛衝浪,也對我的人生感到很興奮。 我基本上是在我身心最高峰的時候診斷出癌症的。 瞬間奪走我這麼熱愛的東西讓我非常難以適應。 好像有人奪走了我的熱情、我的真愛、我人生的動力一樣。

但另一方面這也算是好事。 即使我已經沒衝浪一年半了,我還是沒有失去想衝浪的慾望。 我現在非常想要恢復健康、恢復體能、恢復體重、重建我的肌肉、回到水裡衝浪。  

****
進一步瞭解City of Hope的白血病研究與治療。如果您尋求第二意見或有關您治療的諮詢,請預約門診 online 或電話聯絡我們800-826-HOPE。請造訪預約第一次門診瞭解進一步資訊。

返回頂部

搜尋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