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知多少:癌症對社會、心理、和財務的影響

2016年1月13日 | by Vijay Trisal, M.D., F.A.C.S.

 

醫生和科學家在多種癌症的早期診斷和治療有長足的進步,增加了預期壽命,讓許多病患保持能獲得治癒的希望、或與變成慢性病的癌症共存 - 這樣我們就能夠放心了。

我們在科技方面有長足的進展,也對造成癌症的分子機制,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這讓我們更能阻絕癌症的生長。 不過,我們得退一步仔細來看這種疾病所造成的社會和心理傷害。 

在美國,每兩個男性當中,就有一位此生會檢查出癌症,而女性是三位裡面有一位。

我們目前已經有一千五百萬名癌症倖存者了,到了2024年,這個數字會增加到將近一千九百萬人。

所有癌症當中,大約有六成會發生在65歲或以上的病患,約四成則發生在20到64歲之間,而約有1%會發生在19歲或以下的人身上。

即使有治癒的可能,治療造成的傷害可能會大幅影響病患的生活。 這些不同的影響會因年紀而有所不同,但除了年紀最小的病患之外,是否會獲得最佳治療,似乎成了其他所有病患最擔心焦慮的一點。

我很常把這份焦慮拿來跟修車的感受來比,不過癌症的影響或程度大得多了。 要是有個汽車維修技術員建議你,要是不維修變速箱引擎就會「失靈」,但另一個維修員卻說變速箱沒事,你車子的噪音是排氣管造成的,這就會讓你對修車業失去信心。 

這份恐懼不難理解。 癌症的複雜程度和知識的快速進化,還沒能幫忙這領域的專家全盤了解這種疾病。 要戰勝這份恐懼,病患要從有聲譽、站在科技最前線的醫療機構獲得第二意見,這點非常重要。 對治療有信心是戰勝疾病最重要的第一步。

另一種常見的恐懼,就是害怕癌症復發,病患時常會受到這種恐懼的折磨。 上門做追蹤檢查的病患常會重現最初的恐懼、甚至是絕望感,尤其是在他們等待驗血或電腦斷層掃描結果的時候。 在City of Hope,我們了解這點,就會盡力安排看診的同一天、或接近的日期做掃描和驗血。

稍稍害怕是很正常的,這會鼓勵病患把他們的顧慮告訴健康照護專家,讓專家幫助他們,但過度擔心可能會影響睡眠,進而讓正常功能退化 - 這對病患或倖存者來說,可就不健康了。

恐懼、罪惡感、和羞恥心會交錯影響,有正常的關係,也有日常的功能。 很多病患常會沒由來地覺得別人會對他們品頭論足、或是可憐他們。 有些病患覺得沒放棄高風險的生活習慣、或沒戒掉可能會造成癌症的習慣,而因此產生罪惡感。 最好的例子,就是肺癌病患在診斷後抽了煙、或持續抽煙而產生的罪惡感。

至於親戚、朋友、和同事則可能會覺得討論病況很尷尬,因此會避而不談、避見病患、或裝成一切正常。 這會造成人際關係之間的緊張感,所以釋放這份緊張、打破溝通的藩籬是很重要的。

要是遇到類似疾病的病患有併發症或是癌症惡化,很多癌症倖存的病患會有種「倖存者罪惡感」和末日將至的感覺。 這些情況帶回來的記憶和感受,就跟退除役官兵戰後所受的創傷後精神壓力障礙一樣。 再加上「化療腦」可能會偶爾搞亂複雜的思考能力,倖存者要是聽到同事或朋友有類似的診斷後,會很難接受。

正面來看,很多倖存者在癌後都覺得人生有了新的意義。  大多數病患在支持團體能找到安慰,他們會覺得其他人也瞭解他們經歷的感受。 很多人把全部療程結束的那一天,當作「新生日」,慶祝他們能延長生命、在生命中找到新希望、以及感恩的心。 

總而言之,癌症對長期倖存者的社會與心理影響無遠弗屆、十分深遠。 如果我們真要改善對日漸增加的倖存者癌症照護,那麼認清這些疑慮、找出哪些是可治癒的症狀,就非常重要。

****

對於您與家人在癌症治療期間期後許多情緒與身體的問題,相關建議、工具、和資源,請造訪與癌症共存

如果您要尋求有關您診斷的 第二意見 或治療相關的諮詢,請預約門診 online 或來電聯絡我們 800-826-HOPE。 請前往第一次預約頁面瞭解更多資訊。

 

返回頂部

搜尋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