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與糖尿病︰兩者的關聯非常密切

2017年1月18日 | by Abe Rosenberg

breakthroughs - islet cells Many people struggle with both diabetes and cancer at the same time.

您可能已經聽說,City of Hope 最近宣佈,其目標是在六年內治癒第一型糖尿病,一部份原因是來自於 Wanek 家庭的慷慨捐贈。

這項宣佈很自然地會讓人提出一個問題︰

為何 City of Hope,一家知名的癌症中心,在糖尿病研究和治療上花費如此多的時間、精力和資源? 糖尿病是非常不同的疾病嗎?

是也不是。

首先,許多人同時在與糖尿病和癌症做奮戰。

第二型糖尿病(最常見的糖尿病)患者罹患肝癌或胰腺癌的可能性加倍。 他們罹患結腸癌、膀胱癌和乳腺癌的風險也高於一般人。 罹患乳腺癌的糖尿病女性患者的死亡率高於只罹患乳腺癌的女性。 (奇怪的是,糖尿病男性患者罹患前列腺癌的風險較低。)

愈來愈多的研究顯示,這並非偶然或巧合。 從生物學、風險因素到治療方案,癌症和糖尿病在許多方面有密切的關聯。

「癌症和糖尿病是一枚硬幣的兩面,」Debbie Thurmond 博士,也是City of Hope 糖尿病與代謝研究中心分子與細胞內分泌學科主任,說道, 「它們破壞人體的正常代謝。」

這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何肥胖是造成兩種疾病的主要風險因素。 多餘脂肪可能是破壞的開始,同時使炎症惡化 - 這是引發糖尿病和癌症的已知因素之一。 堆積在內臟周圍的脂肪分泌化學物質並傳送訊號,導致細胞更具攻擊性、促使腫瘤生長,同時還形成胰島素抗性,從而引發第二型糖尿病。

一種疾病可能會促成另一種疾病。 一些研究表明,異常的高水平胰島素(通常出現在第二型糖尿病)會導致癌症。 同時,血糖累積是某些癌細胞所需要的環境。

「癌細胞偏愛葡萄糖,」Rama Natarajan 博士,糖尿病併發症與新陳代謝科主任,分子腫瘤學專家,補充道, 「葡萄糖是它們主要的能量來源,這是從 1930 年發現瓦氏效應起我們就瞭解的事。」

諾貝爾獎得主 Otto Warburg 證明,癌細胞消耗和代謝葡萄糖得速度是正常細胞的 200 倍。 事實上,PET 掃描透過定位葡萄糖高消耗區,檢測人體是否罹患癌症。

而理論上,降低糖尿病患者血糖水平的藥物也可能透過將惡性細胞「餓死」來對抗癌症。 這也是許多癌症研究人員密切關注二甲雙胍(治療第二型糖尿病的頭號藥物)的原因。 有證據顯示,服用二甲雙胍的糖尿病患者罹患癌症的可能性較低,即使罹患癌症,死亡的風險也大幅降低。

然而,某些治療可能在對抗一種疾病的同時,導致另一種疾病惡化。

「一些化療形式誘導胰島素抗性,誘發疾病症狀,」 Arthur Riggs(博士,City of Hope 糖尿病與代謝研究中心主任)說道, Riggs 在 20 世紀 70 年代的創始工作促成人工合成胰島素的開發。

更糟糕的是,免疫治療(癌症治療中最鼓舞人心的進展之一)實際上可能誘發不常見的第一型糖尿病,這種糖尿病本質上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 在免疫治療中,身體的免疫系統得到「釋放」,有可能攻擊胰腺中製造胰島素的關鍵細胞。 「免疫治療」Riggs 說道,「會引發永久的糖尿病。 這是一種嚴重的併發症。」 其嚴重程度導致 Riggs 的一些同事甚至懷疑,他們是否越過了「無害」線。 Riggs 不這麼認為。 「這是一種進步,」他說道, 「免疫治療可拯救人的生命,其造成的糖尿病是可以治療的。」

這一切都表示,癌症和糖尿病專家有必要一起協作。 City of Hope 在 40 年前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所在 2014 年設立糖尿病與代謝研究中心,然後在 2016 年設立 Wanek Family Project來治療第一型糖尿病。 合作機會非常多,而且這種相互啟發、相互交流的需求也非常明確。

「我們需要為彼此擔心,」Thurmond( 基因調控和藥物發現研究 Ruth B. & Robert K. Lanman 負責人)說道,「正是因為治療一種疾病可能會導致另一種疾病惡化,所以我們需要交流並分享資訊,這正是我們在做的事。」

「這是有根據的推測,」Riggs(糖尿病與藥物發現 Samuel Rahbar 負責人)說道,「但我想說,我們的大多數糖尿病研究人員還研究癌症,許多癌症生物學家正在從事糖尿病相關的工作。」

在所有療法的合作治療中,胰島細胞移植(有前景的第一型糖尿病實驗性治療)治療的合作可能是最重要的。 移植胰腺捐贈者的細胞叢,以期它們能夠開始產生胰島素並調控血糖。

開始此複雜的移植手術時,能與曾進行過 13,000 多次骨髓和幹細胞移植的同事交換意見,對治療白血病和其他血癌大有裨益。

「比如,任何移植都有可能出現排斥,所以您需要抑制免疫系統,」Riggs 說道, 「與其他人相比,癌症方面的骨髓專家更瞭解免疫抑制。」

它的作用方式有兩種。 糖尿病研究人員正在開發一種療法,這種療法有一天可能可以治療疾病並帶來其他益處︰包括阻止移植物抗宿主疾病,這種疾病會成為阻礙骨髓移植的嚴重障礙。

其他持續的合作近期可能會取得成果。 其中︰
 

  1. 尋找晚期糖基化終產物受體和一些腦瘤之間的可能聯繫。 「我們發現,神經膠瘤在糖尿病小鼠身上生長得更快,」Natarajan(國家糖尿病研究商品行業教授)說道, 「我們的團隊正與(City of Hope 神經外科醫師) Behnam Badie 博士合作檢驗此情況。」

  2.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獎將用於探索胰島素抗性是否是肥胖有色人種女性三陰性乳腺癌罹患率高的主要因素。

  3. 我們已針對博士後學生制定一個訓練計劃,以論述糖尿病與代謝失調及癌症之間的關聯。


當然,最終的共同目標是根除糖尿病和癌症。 雖然沒有人知道需要多久才會起效,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透過兩個陣營的並肩作戰,他們可能會取得圓滿成功。 一步一腳印。

「是的,對於研究人員而言,『cure』(治療)只是一個由四個字母構成的單詞,」Thurmond 說道, 「我們不喜歡給予不實的希望。 目前,我們的計劃是在十年內治癒糖尿病,而不導致癌症惡化﹗」

****

進一步瞭解我們的糖尿病研究和治療。

 

 

 

 

Sign up to receive the latest updates on City of Hope news, medical breakthroughs, and prevention tips straight to your email inbox!

您可能也有興趣

返回頂部

搜尋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