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成功故事

 

張明明, 淋巴癌幸存者

 
 
虽然我来自北京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当我被确诊为淋巴癌时,我还是发现自己很难得到应有的照顾。我接受了无数次化疗,医生也还是不能治愈我的癌症。不得已之下,我决定去美国。
 
美国一家医疗中心拒绝接诊,他们告诉我,他们的治疗方式和我在中国接受的治疗相差无几。之后,我一个移民去南加州的朋友向我提到了 City of Hope。当我向他们寻求帮助时,City of Hope 的国际医疗中心把我看作一名国际患者,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我。
 
City of Hope 和国际医疗中心的每个人都为我的康复付出了全身心的努力。
 
两天后我到了洛杉矶,见到了给我安排的新的肿瘤医师,医学和哲学双博士 Elizabeth Budde,她抓紧时间说服我接受化疗。一切都是如此得高效。和我在中国住院的 27 天相比,我只需要在 City of Hope 待 5 天。 我可以在附近找个地方来疗养。院区附近生活着很多亚裔美国人,这让我感到很舒适,因为我可以直接使用母语。
 
2016 年 6 月,我接受了脐带血干细胞移植。移植前,Budde 博士安排取出了我的卵子,这样以后我仍可以选择是否要小孩。到现在,治疗中最艰苦的过程已经结束。 我获得了一套全新的免疫系统,全新的血型。这是一个全新的我。
 
当我生病之后,考虑来 City of Hope 时,我父母并不支持,他们担心我的身体受不了长时间的舟车劳顿。 但现在,他们和我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来这里是我们做过的最棒的决定。City of Hope 和国际医疗中心的每个人都为我的康复付出了全身心的努力。我体会到了他们非同一般的热情、职业操守和专业知识。
 
在中国,医生给我看病不会超过 10 分钟。 但 City of Hope 的医生每次给我看病至少要花 20 分钟,有时甚至 1 小时,她不坐诊的时候还会抽时间来看我。 她投入了很多时间来了解我,这样就可以为我提供更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只为我定制的治疗方案。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City of Hope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的经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董亞歷, 白血病幸存者

 
我还记得,2014 年,我的生活永远地改变了。一个星期四的早上,像命中注定的一样,医生告诉我,我患有急性髓性白血病,为了活下去,我必须立即接受化疗。
 
我开始在一家医疗中心接受化疗,直到第一个化疗疗程结束,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后,医生才发现我得的是一种很罕见的肿瘤——FLT3-变异型 AML。而我康复的唯一方法就是接受骨髓移植。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我知道 City of Hope 是血癌方面的权威,所以我选择去那儿接受治疗。
 
从我到 City of Hope 的那天起,它给我的感觉就和其他医院不一样。
 
City of Hope 的工作人员给我讲述了住院期间我能享受到的服务,随后,一名工作人员带我参观了我住的单间、医院设施、自助餐厅、休息室、治疗室、美丽的花园和室外活动区。我能感觉到 City of Hope 的每个人都非常敬业,他们愿意帮助像我一样的病人抗争、战胜肿瘤——这只是第一天而已!
 
我在 2015 年 1 月接受了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很成功。这首先要归功于我的主治医生,其次是我在 City of Hope 遇到的每个工作人员。 从表现出众的护士,到入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了不起的医院护工,再到出类拔萃的志愿者、乐于助人的日程安排人员、不可思议的托管员工,以及其他所有人。
 
到今天,我已经接受移植手术 2 年了,很高兴告诉你们我现在处于缓解期。我永远感激 City of Hope 的每个人,他们努力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