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攝護腺癌)2016年展望:新手術選擇、更好的篩檢

2015年12月31日 | by Veronique de Turenne

Breakthroughs - prostate cancer 2016 - 256x256
手術新選擇。 血液測試能測出單一癌細胞。 分子造影。 這些是2016年預期的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新進展。
 
為了進一步瞭解,我們訪問了兩位希望之城的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的專家:Clayton Lau 醫學博士是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科的主任,和 Sumanta Pal 醫學博士,他是醫學腫瘤和治療研究科的臨床助理教授。 
 
Lau 醫師是手術科的臨床助理教授,他在2015年被任命為泌尿科和泌尿腫瘤科的臨時主任。 他的研究重點是改進生殖器和泌尿器官癌症的腹腔鏡和機器輔助手術。
 
Pal 醫師是腎臟癌科的共同主任,他在2009年加入希望之城。 他發表過八十多篇同儕審查的期刊論文,也在世界各地無數的研討會發表過作品。 
 
在此,Lau 醫師和 Pal 醫師回答了來年有關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治療和研究新方向的五個問題。
 
你們預期在2016年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病患會有什麼治療的新進展? 
 
Lau 醫師說,移除前列腺(攝護腺)這種稱為「攝護腺(前列腺)切除術」的新治療方式可以治療罹患轉移性癌症病患,逐漸獲得進展。
 
Lau 醫師說:「之前病患只能進行系統性治療,像是賀爾蒙療法、消融術、和化療。」 
 
Pal 醫師預見,診斷學領域會出現比診斷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的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測試更為精準的新測試。
 
Pal 醫師說:「我們付出了很多心力,要找出血流內的單一癌細胞有什麼特性。」 「這些測試會超越現行的測試(像是 PSA ),也會更著重基因的層面。」
 
這些發展有多重要呢? 
 
Lau 醫師說,移除前列腺(攝護腺)這種稱為「細胞減量攝護腺(前列腺)切除術」的新治療方式,能治療罹患轉移性癌症的病患,並很快會成為主要治療方式之一。
 
他說:「這也會減少病患產生惡性局部問題的的機會,像是輸尿管阻塞和血尿。」 血尿是尿液裡帶血。
 
Pal 醫師說,透過血液測試找出癌症,會讓醫師在診斷出前列腺癌(攝護腺癌)後能更準確地追蹤癌症。
 
Pal 醫師說:「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這項疾病會進化。」 「為了瞭解癌症的演化方式,我們常得用切片檢查,不但很痛,而且有時也很難進行。」
 
這些仍在發展中的測試,目的是在找出病患血液樣本中的單一癌細胞。
 
Pal 醫師說:「這代表我們只需要用病患的血液,就能了解疾病發展的過程。」
 
這些發展會如何改善病患的體驗或治療的結果呢?  
 
Lau 醫師說:「細胞減量前列腺癌(攝護腺癌)切除術可以增加病患的存活率。」 「也有可能減少另外動手術和治療局部晚期疾病的必要性。」
 
Pal 醫師說,至於檢驗血液內癌細胞的篩檢,則能讓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治療更為精確。
 
Pal 醫師說:「跟乳癌一樣,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現在可以利用血液裡的基因體資訊了。」 「我們也就能替不同的病患量身打造療法,減少疼痛、降低侵入性、也會更精準。」
 
你們預期2016年會有什麼樣的研究進展呢? 
 
Lau 醫師說:「在2016年我們預期會使用分子造影。」 「這些分子生物指標將會用於病患的預測檢驗,幫我們更瞭解他們的疾病有何特性。」
 
對 Pal 醫師來說,利用人體免疫系統的力量潛力無窮。
 
Pal 醫師說:「我最興奮的是,我們跟 Stephen Forman 醫師合作了一項計畫。」他說的是希望之城血液學和造血細胞移植科的 Francis & Kathleen McNamara 榮譽主席暨 T 細胞免疫療法實驗室主任 Stephen Forman 醫學博士。
 
Pal 醫師說:「我們正在研究使用 CAR-T 細胞的前列腺癌(攝護腺癌)療法,這種改造過的免疫細胞能對抗前列腺癌(攝護腺癌)。」 
 
整體而言,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治療和研究的領域會朝哪個方向前進呢?
 
Lau 醫師說,使用測量人體細胞、組織、或液體改變的生物指標,會在未來大放異彩。
 
Lau 醫師說:「關鍵在於分辨具攻擊性的癌症和怠惰細胞。」 「使用分子生物指標將會達到這個目標。」
 
Pal 醫師也同意。
 
他說:「將基因體資訊用於免疫療法和個人化醫學的領域裡,是治療和研究的新方向。」
 
**

如果您要尋求 第二意見 或諮詢有關您治療的事項,請預約門診 online 或來電 800-826-HOPE 聯絡我們。 請前往我們的第一次預約頁面瞭解更多資訊。

您可能也有興趣

返回頂部

搜尋部落格